阿阿阿阿茗

奈布猫尾挂件+第三赛季新猫主题🐱时装情报
如皮格小号所说,奈布预计在第三赛季推出与猫尾挂饰相匹配的猫主题时装
所以猫尾挂件上架时间未定,但已经确认可以通过商城进行购买
从图透来看,猫尾挂件有护肘冲刺蓝光猫爪手印特效+猫爪脚印特效

吸猫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呢…?🤔️

奈布专属挂饰-猫尾
这什么新型毒品?还有特效??我吸爆???


原来策划直播说的一狼一猫是这个👌

特效相关➡️http://aaaaming.lofter.com/post/1eaaed47_ee8c8a50

偷跑佣兵新皮肤
奈布可以名正言顺地靠新皮肤混入监管者阵营了
虽然我想象中的兽耳不一样
但这不妨碍我吸爆!

本周四(明天)更新后将上架商城

我已经准备好了👌

腹肌prprpr
沃,等等,没穿裤子…?

这是不是可以看到奈布的内裤了…?

嘻嘻嘻

杰克限免日被各色西兰花锤爆
好不容易排上杰克 被追着一顿猛锤



拼了老命跑到门口被一刀砍出来跪着逃脱🙃🙃🙃



这几天组队遇到名字很铁 自称名字被表哥偷偷改了的队友
“我表哥说这样能让我享受vip级别的待遇”


哇哦

你表哥真酷


童话里的佛系杰克都是骗佣兵的

【奈布兽耳(?)新皮肤小情报】

周五官方直播的时候策划小哥透露了一下,奈布会出一套紫色品质皮肤,兽耳(刚刚去求证了一下,是两套,一套猫耳,一套狼耳,本赛季出)(第三次去求证,能确定至少有一套紫色品质皮肤,直播时两位官方小哥一个说🐺一个说🐱,皮格说“你们
别一次曝两个呀” 现在两种可能是 1:只有一套兽耳,有一位小哥认错了动物emmmm 2:只有一套紫色皮肤,主题待定)

【⚠️:情报来源于官方策划直播、微博评论区直播观众及“策划面对面”直播问答回顾,没有绝对性,最终结果以本周三更新公告及周四精华2更新后实装为准】


嗯,兽耳

兽耳






我tm氪爆!!!!!

开始盼星星盼月亮_(:з」∠)_
tag私心杰佣

趁杰克限免试图匹配杰佣党
第一把遇上贼坑的队友非要玩三园丁
上来十秒钟 园丁一号恐惧震慑
???
又过一分钟 园丁二号恐惧震慑
???
?????
????????
椅子没拆几个 人先死了俩
当我发现全场是佣兵修了第一台机而且为了救人还挨了一刀的时候就感觉大事不妙
杰克砍倒园丁三号后没挂椅子走了
趁机把园丁扶起来以后被杰克逼到小花园
然后把佣兵抱到最后一台电机让我修
就在奈布·机皇·萨贝达修gay时
他把我好不容易摸起来的园丁又砍倒了emmmmm
最后看着我出大门


第二局开局被追 一开始以为想打奈布还砸了杰克一板子 emmm我错了
涂了个涂鸦和他在板子里绕 绕着绕着杰克张狂时间到了心想怕不是药丸 被板子卡了一下结果没有挨揍(?)
确认过眼神 是磕杰佣的人
对上暗号的两个人往最近的电gay走 结果走到了猪大肠上面 干脆拆起了猪大肠 杰克站在后面 我拆一个他插两个
修机的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盯着小奈布看
跟着去了小门发现魔术师在开门 看见杰克过来吓跑了hhhh后来发现杰克不打人就远远的在旁边看着 内心大概不是很平静
门开了以后一刀斩给我拍地上又抱出去
加完好友发现这个杰克真是有原则的佛

我赞美佛系杰克!
这几天遛屠夫一个180s接一个180s
腿快要跑断(疯狂暗示)
我不坑队友的!不会开局送的!有没有人愿意和我玩!

路人匹配完美还原@-五千年间- 太太的漫画我震惊
准备冲刺出去了 硬是被三个队友按在地上摩擦
三个人治疗是真的很快呢小奈布哈哈哈哈哈哈哈

占tag致歉
改了个不得了的名字
专用小奈布
研究好久的直播
现在至少不会坑队友了!(疯狂暗示)
小奈布我吸爆!

占tag致歉
说不定能有太太看上做个脑洞?
只是想分享自己为数不多的三次和杰克的匹配

一次是杀三放一 打倒后把奈布放在墙角卡位置不让我动 聚光灯下的我如此闪耀emmm 卡了半天忍不住要投降的时候杰克走了 等我自摸到上限到处爬爬爬的时候又回来了 直直带去了地窖我@s/94¥/@—!人生第一次成为杀三放一的那个一!

第二次又是全队升天剩奈布一人 抱起来没挣扎 抱着奈布路过椅子几乎转了一整个地图 眼看着经过了地窖 杰克好像没看见于是我挣扎了两下 他突然!停住了!
就在我以为他要放我下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停在了地窖旁边的椅子前!!!你要干嘛!!!吓得不敢动——然后被甩到了椅子上!!!
我???
这还不是结局 结局是看到好友申请我爆炸!果然当初不应该挣扎的!

第三次是刚刚排到的萌新杰克 全局救了两个人遛了五分钟一刀没中 最后三个队友都跑掉以后小杰克直接佛了 想着自己已经满足假装人皇的梦想(?) 于是趁他聆听跑到教堂正中央转圈圈涂鸦 看见小杰克往他身上撞 挨了一刀还撞 倒地了接着爬 送了个mvp给他
希望以后他能善待匹配到的小奈布
小杰克出来以后加了好友

玩了一天列表里多出三个杰克嘻嘻嘻
说不定能在老夫特碰上?

【K黑】小绊子

哈利波特AU 毫无cp感的cp文
一发完(大概)

真人延伸 不感兴趣请不要下滑阅读 避免互相伤害

cp : K × 纯黑 (其实看不出来)
即:Kellermanx × 纯黑GK
真人无关 有b站游戏区up出现 私心打了tag

tag从头到尾撸完一遍进入断粮期
再三做过思想工作决定自割腿肉
挤了这篇出来 然后放在备忘录里好几个星期变成老腊肉


O—O—C—!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东西
北极圈除了冷以外都挺好的









“Emmm,我记得我早在实验开始以前就两次强调要等到魔药颜色不再变化后再加入红蜥蜴的尾巴。”魔药课的授课教授Mr.Lu眯着暗绿色的眼睛,把目光从散发着诡异气味的坩锅上移开,旁边的四年级格兰芬多红着一张脸,看起来恨不得把自己塞进桌子下面。

毕业于霍格沃茨的Mr.Lu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斯莱特林,渊博的学识使他当仁不让地以第一名的成绩从这个古老的魔法学校毕业。而当他又以傲人的履历回到这个城堡时,意味着这位狂热的魔药学爱好者又将继多次霸占年级第一的位置之后再一次成为学生们的噩梦。

课下的Mr.Lu乐意为学生解答一切问题,大到N.E.W.T.的重点理论和实操,小到多少剂量的迷情魔药才能让自家的魔法宠物猫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撸猫的行为这类一时兴起的想法。魔药教授办公室的门保持在一年四换的频率居高不下,并隐隐有升高的趋势。

但这份乐意也仅限于课下时间,课上的Mr.Lu严格遵守着一位高水准魔药学教授应有的教学准则。一丁点儿的操作失误足以让你的学院为此担上扣分的代价,“一两分不多,却会让你们与期末的获胜学院擦肩而过。”就在Mr.Lu说出这句话的那个学期,格兰芬多以一分之差输给了斯莱特林。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于在魔药课上明目张胆地走神了。

新生往往会在接受他们的第一节魔药课之前收到学长们友好的提醒:

“我敢说Lu教授有着极高的预言天赋,所以当他跟你讲道理的时候,不该听的话不要听。”




“行行好,来个人搭把手帮他把自己卷起来,再把那桶闻起来像呕吐物的浆糊倒掉,谢谢。”

教室里响起一阵闷笑,那个格兰芬多看起来羞愤得快要晕过去了。

“瞧瞧,斯莱特林的小少爷又开始犯公主病了!”一群格兰芬多聚集的桌旁有谁嚷嚷了一句。

“啧,”原本半仰在椅子上的“斯莱特林的小少爷”坐起来撩了撩墨黑的额发露出一双祖母绿色的眼睛,“如果你是指那桶…”他伸出手虚虚地点了点那份失败的魔药,“那桶来自格兰芬多的‘伟大的杰作’,我得承认它正在挑战我的感官极限,连一年级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棒极了,我简直忍不住要为你们鼓掌。”Black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假笑。

“完美,Black, 一份配比精确的‘失声魔药’,斯莱特林加二十分。”对于优秀的作品Mr.Lu从不吝啬称赞,不论是哪个学院的学生都一视同仁。

然而即使是这样公平的教授想要找机会给格兰芬多加分也算得上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显然,“勇敢无畏”不总是褒义的词汇。

Black向他颔首致意,“十岁时配制成功的魔药,不符合四年级学习应有的难度。”贵族在学习条件上永远拥有他人无法比拟的优势,他们的家族会尽力为他们安排最好的资源和环境,魔法知识与贵族礼仪是他们自记事起就需要开始学习的技能。对于他们来说,出身于普通魔法家庭和麻瓜家庭,十二岁才真正接触魔法实在是太晚了。

对他的一番发言感到反感的四年级格兰芬多们咧开嘴发出了嗤嗤的奇怪声响,甚至有人用记笔记的羊皮纸折了一支喇叭“嘟”地吹起来。

Mr.Lu挥挥魔杖制止了这个小把戏,“别太着急孩子们,”他扭头看过去,系成一束的紫色低马尾随动作扫过身上的巫师袍,“格兰芬多扣二十分,因为没在正确的时机加入正确的材料。”

“如果他能不那么…我是说,眼神不太好的把红蜥蜴的脚趾看成尾巴然后自信地扔进去,至少还不会有这么恐怖的气味。”Black不再去关注那头的小骚乱,转而冲着坐在旁边的人说道。

Mr.Lu的眼睛亮了起来:“啊哈!是的,我差点就忘了提醒你们,在加入红蜥蜴的尾巴时要注意绝不能大手大脚地扔,而是沿坩锅内侧缓慢放入,这将是考试的重点内容。不然很可能发生爆炸,然后就会有…噢,大粪弹的气味。”他悄悄地冲Black眨了眨眼。

“也许你愿意勇敢地向我承认上周五礼堂里弥漫的大粪弹味是你和Mr.Lu倾力合作的成果?”坐在Black旁边的男生压低声音问道。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一切都源于Black家族对一切真理与生俱来的追求。”Black哼笑一声,“那恐怖的味道并不是我和Mr.Lu造成的,本来那些魔药正待在它们该待的地方,是那个格兰芬多,说话慢吞吞又催眠的,我记得是叫……Pi,一边说着‘哦?魔药,摸一下,哎呀,倒了。’一边面无表情地碰洒了Mr.Lu的坩锅。”

Pi是格兰芬多里少见的慢性子,却又在一切事物上显得游刃有余,粉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使他在人群中有极高的辨识度,本人曾发表过“Mr.Lu应该放下他的魔药教授头衔去教占卜课”的言论。

“‘恩怨组’的传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可以理解,但对于你说的追求——”男生挑着眉“你是说与生俱来的对恶作剧的追求?”

“Keller,在摘除卷叶甘草时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注意将根部的黏液清理干净,教授。”男生站起来回答。

“很好,请坐。”

等Keller坐下的时候,Black已经看似认真地投入到了笔记里,眼里还留有恶作剧成功的笑意。




午餐时间的礼堂坐满了饥肠辘辘的学生。

吃饱喝足的Black正无聊地用餐刀把一块金黄的鸡蛋整齐地切成细丝。

“立刻停止搅拌你盘子里的煎鸡蛋,Black,你让我很没有食欲。”keller抬高声音对他说。

四周响起斯莱特林们善意的笑声。

“没诚意——你应该说‘请’。”坐在斯莱特林长桌尽头的黑发贵族微微扬起下颚回答。不过最终还是招了招手,那块鸡蛋和盛着它的盘子一起消失在桌子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盅热乎乎甜丝丝的紫米粥。

“这是我一天中为数不多的感受到人文关怀的时刻,入学时我一度以为接下来的七年要与无穷无尽的土豆培根沙拉和炸鱼排为伴。感谢伟大的中餐,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噢梅林,难道我平时给予你的关怀还不够多吗?想想那个每次在你搞完破坏以后勤勤恳恳为你善后的‘感动霍格沃茨’好同学Keller,你就没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嗯哼?”Keller放下餐巾对Black笑了起来。

“没有什么好说的,K妈。”喝完最后一勺紫米粥,Black站了起来,像是接收到什么信号,那些四年级的斯莱特林也随着他陆陆续续地结束了进餐,“跟紧我,四年级,注意你们的脚下,”他顿了顿,又咕哝道“格兰芬多愚蠢的‘小绊子’陷阱。”

“纯血荣耀。”说出开门口令后,盘踞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大门上的银色毒蛇“嘶嘶”吐着信子爬开。Black把自己摔进柔软的沙发里,拽过一只银绿相间的靠垫,捧着一本名叫《魔药实验失败大全》的书看了起来。

“哇哦,我看到了什么?”Keller挨着他坐下,“如果我是一名格兰芬多,那么你休息时间不务正业的事最晚下午第二节课就会传得人尽皆知,连禁林里的那群人马都会有所耳闻。”

“更正一下,这是在‘增加理论知识以进一步降低错误发生的可能性’,才不是什么‘不务正业’,明白?”Black靠在他身上,
“我认为所有课程都很有趣。当然,占卜课例外,真要说的话,Lu教授绝对要比特里劳妮教授更适合教占卜课。”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Black笑出了声。

公共休息室的门又一次打开,五年级和一年级的斯莱特林鱼贯而入,“午安,Black,还有Keller——”深褐色头发的贵族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

“午安,Edmund。”Keller回道。

“级长的生活还挺顺利?”Black问。

“一切顺利,除了那群时刻关注着我们的格兰芬多。”Edmund耸耸肩,“他们简直恨不得粘在我们身上好亲眼看到一年级踩上那些‘小绊子’。呃,‘粘在我们身上’——这比喻可有点恶心不是吗?”他敏捷地伸出手扶住一名抱着一摞书的一年级,“小心小家伙,外面有一格兰芬多的格兰芬多等着看你们出丑。要我说,这是在做梦。”

“这么说我刚好想起来…”

“你什么都没想起来,K,管好你的嘴巴。”Black不太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硬生生忍住了想要动作一番的手。

“好的,Black少爷,”Keller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抬手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我什么都没想起来。”

Edmund看他们没有什么要继续说下去的迹象,好奇心没能得到满足,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看你们打哑谜可够累的,我还是去找我的乖鹅子好了。”

“乖鹅子”是Edmund对自己的魔法宠物的爱称,就像它的爱称一样,“乖鹅子”是霍格沃茨继一众猫、蛤蟆和猫头鹰之外的—— 一只遗世独立的大白鹅。

“呱呱”叫的那种。

虽然Edmund好几次强调他叫的其实是“乖儿子”

WOW,酷!第一次见到如此特立独行的魔法宠物,刚入学的Black忍不住伸手摸了过去。

遂被拍打着翅膀“呱呱”大叫的“乖鹅子”一路追进房间里,等Edmund和Keller回来时只看到一只尾羽被烧焦的白鹅和一只巫师袍被啄烂的黑发绿眼斯莱特林。



今年的魁地奇学院杯已经进入了赛前准备的最后阶段,课后的训练场上总能听到球棍击球时的“砰砰”声。

“嗷!”

还有倒霉蛋被鬼飞球撞倒的痛呼声。

Keller用力挥动球棍将游走球打向赫奇帕奇找球手,猝不及防的一球狠狠砸在他左侧的墙面上,让他吓了一跳,等到赫奇帕奇找球手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本在他正下方的金色飞贼已经消失了。

“Black!”Keller骑在扫帚“镜湖”上喊道,然后向后空翻躲过气势汹汹朝他撞过来的鬼飞球。

“知道!”Black一边骑着“鬼杀”加速飞向球场中央一边回答。

“‘镜湖’是我见过的最适合击球手的扫帚,”红发拉文克劳坐在看台上对旁边的金发男生说,“虽然没有‘鬼杀’那样可怕的加速度,但在稳定性上少说也甩了光轮2001三条街,还是在没有影响速度的情况下。”

“嗯哼,那些扫帚厂商到现在都没有挖走你绝对是他们的损失,冒昧地问一下,你的魔法史论文写完了吗亲爱的?”Chimera笑嘻嘻地问。

“当然,学习永远是第一位的,”,被称为“亲爱的”的男生合上膝盖上的《飞天扫帚大全》,“指望从这上面找到定制扫帚的介绍绝对是个蠢到不行的主意,我想要的是‘镜湖’和‘鬼杀’的资料,而不是‘彗星140和横扫七星的上市年份’!”

Chimera嗤嗤地笑起来:“那就要去问它们的主人了,顺便说一句,如果你害怕的话,我可以保护你,番茄。”

“不了谢谢,因为我还不确定自己到底想不想和你一起被斯莱特林们的魔杖戳成人肉奶酪。”

“嘟——”练习赛以Black捉住赫奇帕奇球门后的金色飞贼为标志结束。两队的队员们各自骑着扫帚飞回地面。

“哦梅林!Black!”

悬停在场上手握金色飞贼的Black猛地向后拉起‘鬼杀’,一颗嗡嗡作响的鬼飞球擦着他黑色的鬓发冲出场外砸进了解说员的椅子里,碎木屑伴着灰尘崩了一地。

幸好只是场练习赛,解说台上并没有学生,有惊无险。

晚餐过后,Black和Keller在回斯莱特林休息室的走廊上,“以后少大喊大叫的,公共场合注意形象。”

“如果我注意了形象,你现在应该已经没有形象地躺在医疗翼里了,庞弗雷女士还会亲切的建议你‘近期不要参加任何赛事’,比如魁地奇什么的。”

Black喷了喷鼻腔音,“得了吧,就算你不提醒,我也——”他忽然看见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紧接着抽出了自己的魔杖,“Fubute Ubcabtaten(咒立停)!”

魔杖指向的不起眼角落里闪烁起一道微弱的光,紧接着又暗下去。

“已经很熟练了嘛,我还以为你又要迫不及待地踩上去——”

“再说一遍,我—没—有—迫不及待地踩上去,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他恼怒地发出“嘟”的响声打断Keller。

梅林在上,他只有一次在霍格莫德的“猪头”酒吧里踩上了不知哪个格兰芬多设下的“小绊子”魔咒,这是个恶作剧咒语,一旦有人踩上去就会中咒——那感觉就像被台阶绊了一下似的。

然后被旁边的Keller扶住了。

这个小插曲本该到此结束,可事情坏就坏在Keller为了避开冲着转播屏幕大喊“爱尔兰国家队必胜!”的热情球迷向后退了一步——

Black家族小少爷保存了十六年的初吻就这样在这个乱糟糟的小酒馆里献了出去。

真该死,这概率可不比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化敌为友高到哪去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对到这里就没有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 ᐛ 」∠)_这个结尾真的狗血我知道,后续可能大概也许有,但也只是日常向

1.我觉得陆夫人的投稿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专业性,每次科普,从游戏本身到开发商以及游戏公司的其他产品,真的是事无巨细,非常适合既爱玩游戏又愿意了解游戏相关资讯的小伙伴!

2.战神Pi——和陆夫愣日常互怼——互怼什么互怼——格兰芬多(是这样的思路)

3.老E——精致的猪猪男孩——精致什么精致——斯莱特林(是这样的思路)

4.红发拉文克劳应该都猜出是那位复日大学弹棉花专业的睾♂才生了,没有直接引出他的名字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老番茄”翻成正常的英文名!(不然翻译成俄文——他妈滴?)

5.Chimera君:是画风不一样的变态啊!

6.乖鹅子(?):啊这老E真鹅,啊不是这爱丽真咕

7.GostKill(鬼杀)是纯黑以前在3DM速攻组时的曾用名,也是纯黑微博@纯黑GK的GK二字由来,被我化用为飞天扫帚的名字

8.我知道自己写的很生硬∠( ᐛ 」∠)_心中有数

很久以前的心路历程:
我茗境泽,就是不肝游戏了,从老夫特里删号,也绝不萌什么真人cp!——纯黑直播了——和k总联机了——纯黑甩锅了——k总背锅了——纯黑傲娇了——小学生们日常互怼了——k黑真好吃。